太阳城申博 - 历史小说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六百四十章 条件

第六百四十章 条件

        罗猎道:“你后悔了。”

        蒋云袖愕然道:“什么?”可马上她就意识到罗猎在说什么。虽然她可以屏蔽罗猎对自己脑域的入侵,可是她的言行仍然暴露了她的内心世界,她后悔了,如果早知如此,她绝不会选择来到这个时代,没有人懂得穿越者的孤独和落寞。

        罗猎道:“就算我把你想要的东西给你,你又能做什么?统治这个世界?就算你成功了,又能得到什么?”

        蒋云袖被罗猎问住了,她想了一会儿方才回答道:“你不懂!”

        罗猎道:“给我一周的时间,我好好考虑你的提议。”

        蒋云袖道:“我不给呢?”

        罗猎道:“你应该已经等了不少天,也不在乎多等一周,我既然能够拿到你想要的东西,就证明我有能力保护它,如果你缺乏耐心,大可向我出手,可我保证,你会遭到百倍的报复。”

        “威胁我!”

        罗猎道:“是你先威胁我的。”

        蒋云袖道:“七天你又能做什么?又能改变什么?”

        罗猎道:“这七天里,我要救出我的朋友,然后离开黄浦。”

        蒋云袖望着罗猎:“我想我应该能够帮得上忙。”

        麻雀留下了一名活口,雪亮的刀锋抵住对方的咽喉,望着遍地的尸首她的心中没有恐惧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说,你们是谁派来的?”

        对方喉头发出古怪的笑声,然后他的口唇中涌出大量的黑血,竟然服毒自尽了,麻雀将太刀随手扔到了地上,此时听到警笛声响起,后知后觉的巡捕此时方才赶到。

        罗猎赶到巡捕房的时候,麻雀已经做完了笔录,现在的巡捕房是董治军当家作主,虽然发生了十六名杀手夜袭麻雀的案件,可整个案情清楚明了,在勘查现场采取证据,结合麻雀的证词之后,当晚就能结案。

        罗猎通过董治军的描述了解到了现场之惨烈,他对死者没有半点同情,真正让他感到震撼得是麻雀突然暴涨的战斗力,罗猎知道这和麻雀此前的遭遇有关,这种能力的产生和自己也有着直接的关系。

        董治军道:“这件案子倒是没什么疑问,今晚就能结案,麻雀属于正当防卫。”说到这里他不禁苦笑了一声道:“她藏得很深啊,武功居然这么厉害,一个人斩杀了十六人,其中一人还带着枪。”

        罗猎道:“是不是有麻烦?”无论起因如何,毕竟有十六人死在了法租界,这对莱顿来说也是一件颜面无光的事情,董治军刚刚上任就出了这种事,肯定头大。

        董治军道:“没事,这种事谁也不能预料到。”

        罗猎道:“领事那边我会去解释,你只需按照正常程序走。”

        董治军点了点头道:“你去接她走吧。”

        麻雀见到罗猎来接自己,不由得笑道:“打扰了你和督军女儿的约会真是不好意思。”

        罗猎听出她话里的别样含义,叹了口气道:“约会和你的事情相比不值一提,早知如此我就应当送你回去。”

        麻雀认为罗猎这句话一定不是出自真心,可是听在耳朵里仍然感觉到非常受用,如果一个男人愿意对你说谎话,至少证明在他心中还是有点在乎你的。她看了看周围道:“我可以走了吗?”

        罗猎点了点头,陪着她一起离开了巡捕房,外面仍然在下着大雨,麻雀感到有些寒冷,罗猎观察入微,脱下自己的外套为她披在肩头。又撑起雨伞,护着麻雀来到车旁,拉开车门让麻雀进去,这才绕到另外一边,上了车。

        麻雀看着罗猎启动了汽车,心中感到一阵温暖,同时又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渴望,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罗猎的脖子上。

        罗猎道:“我送你回家。”

        麻雀点了点头,她说了一个地址,连罗猎都感到陌生,毕竟此前从未去过,麻雀的这一住处距离巡捕房不远,罗猎驾车不到十分钟就已经来到了门前。他护着麻雀下了车,准备告辞离去的时候,麻雀道:“我害怕,你可不可以进来陪陪我。”

        罗猎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点了点头,跟着麻雀走入了房内,还没等开灯,麻雀就转身扑入了他的怀中,紧紧将他抱住,黑暗中罗猎清晰感觉到她的身躯在战栗,罗猎道:“麻雀,我该走了……”

        麻雀灼热的唇疯狂地落在他的颈部,忽然张开嘴唇一口咬住了他颈部的皮肤,疼痛让罗猎发出一声闷哼,他意识到麻雀强大的力量正是来源于此,难道麻雀体内的病毒仍然没有彻底清除。

        麻雀的樱唇离开了他,颤声道:“对不起,我……我……我不想伤害你的……可是我控制不住……”

        罗猎捧住她的俏脸宽慰道:“没事……”麻雀忽然又抱住了他,将他扑倒在了沙发上……

        清晨雨过天晴,麻雀揉了揉双眸发现身边已经人去楼空,她咬了咬樱唇,俏脸上泛起两个浅浅的梨涡,掀起被子,向里面看了看,俏脸越发红了起来,呼了口气,听到外面的敲门声,麻雀匆忙穿上睡衣,整理了一下头发,来到门前却听到外面的声音是程玉菲的。

        麻雀本以为会是罗猎,她让程玉菲稍等一下,匆匆收拾了一下房间,确信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这才,打开了房门。

        程玉菲一脸关切道:“麻雀,我方才听说昨晚的事情,第一时间赶过来了,你有没有事?”她抓起麻雀的双手,此时的麻雀如同做贼一般心虚,都不敢正眼看她,小声道:“我还没有来得及洗漱呢,你先坐一下,我洗个澡马上下来。”

        走上楼梯的时候,又道:“玉菲,回头我请你去吃早茶。”

        程玉菲望着她的背影一脸迷惑,程玉菲的目光审视着客厅,又来到自己坐的沙发上……

        麻雀下来的时候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程玉菲仍然坐在沙发上,不过麻雀发现沙发巾被揭开放在了一旁,她顿时意识到了什么,自己的这位好闺蜜可是黄浦最出色的女侦探,她一定发现了什么,俏脸不由自主地开始发热,如果真被她发现了昨晚的秘密,那该有多么尴尬。

        还好程玉菲并未表露出任何的异常,指了指茶几上的咖啡道:“你洗了太久时间,我去煮了咖啡,你尝尝。”

        麻雀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赞道:“好香,玉菲,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程玉菲道:“不是我厉害,是你心情好的缘故。”

        麻雀听出她话里有话:“我心情有什么好的?”

        程玉菲道:“你昨晚竟然杀了十六个人。”

        麻雀谈到这个话题自然了许多:“我如果不杀他们,就会被他们所杀。”

        程玉菲可不是说她杀人太多,而是诧异于麻雀强悍的战斗力,看来麻雀的此番出海之旅发生了一些变化,甚至连自己这个好朋友都不知道。程玉菲道:“我本来还担心你受到惊吓,可现在知道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麻雀来到程玉菲身边,搂住她的肩膀道:“知道你关心我。”

        程玉菲道:“昨晚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也不去找我,有个人在身边说说话也好。”

        麻雀道:“是想去找你,可那么晚了,想了想还是不去打扰你的好梦。”

        程玉菲意味深长道:“是担心我打扰你的好梦吧?”

        麻雀啐道:“胡说八道。”起身转过脸去,避免程玉菲看到自己尴尬的表情。

        程玉菲道:“明天咱们就要出发了,你好像还没怎么准备?是不是又改主意了?”

        麻雀道:“没有,说好的事情怎么可以改变呢?”心中却浮现出罗猎的身影,充满了不舍,她昨天明明已经下定决心要永远离开罗猎了,可是在那场搏杀之后,她内心对罗猎的渴望无比的强烈,她也不知道什么缘故,可一切终究还是又发生了,她不知罗猎心中到底怎么想,可他们这次似乎无法用上次的理由来解释了。

        程玉菲道:“要不要和罗猎道个别?”

        麻雀道:“那你约他一起吃个饭吧。”

        程玉菲正想说话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她拿起电话,却是罗猎打来的,罗猎听到程玉菲的声音也有些诧异,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电话中告诉程玉菲中午安排在南浔楼吃饭,为她们送行。

        程玉菲示意麻雀过来接电话,麻雀摆了摆手道:“不必了,有话等吃饭再说。”

        程玉菲笑了起来,在电话中答应了罗猎。

        莱顿已经预料到了罗猎会来拜访自己,他不无抱怨道:“罗先生,你推荐给我的这个人才上任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十六条人命,这件事让整个租界都非常的恐慌。”

        罗猎道:“两者之间好像没有必然的关系吧?领事先生不是说他刚刚上任吗?”

        莱顿道:“我听说他是你的姐夫啊,你们中国人有句老话,叫举贤不避亲。”

        罗猎笑了起来,莱顿果然是个中国通,他点了点头道:“不错,举贤不避亲,他若是没有能力,我当然不会推荐他。”

        莱顿道:“就知道你会向着他说话。”

        罗猎道:“其实租界的恐慌毫无必要,昨晚死去的十六人如果还活在租界才是莫大的隐患,他们如果不死还会接连不断地制造罪恶。”

        莱顿虽然知道罗猎是在强词夺理,可也不得不承认,这十六人的死亡对租界的治安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他叹了口气道:“毕竟都是人命啊,这种事情我不想租界再出现了。”

        罗猎将一个信封放在他的手中,莱顿苦笑道:“你以为这样就能够摆平一切?”

        罗猎道:“解决问题总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想要迎接新生必然要经过阵痛。”

        莱顿想了想道:“你说得的确很有道理,董治军刚刚上任,工作都没有完成交接,我看此事应当由王金民负责。”他决定给罗猎这个人情,反正王金民已经够麻烦了,不介意多让他背负一件。

        罗猎和莱顿接触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知道此人的贪婪比起蒙佩罗还要有过之无不及。其实这并不难理解,这些所谓的外交官来到华夏,绝非真心要搞好外交关系,他们只不过是各自利益的代言人,在觊觎中华财富的同时也不忘满足私欲。王金民在莱顿的眼中根本连蝼蚁都算不上,为了利益,莱顿会毫不犹疑地将他牺牲。

        罗猎也明白莱顿看重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财富,他提醒莱顿道:“死去的十六个人中有三名日本人,其中一人应该是首领,他的死因是服毒自杀。”

        莱顿怒道:“这些日本人真是猖狂,竟然敢在法租界兴风作浪。”身为外交官,他对目前的亚洲形势非常清楚,中华这头昔日的雄狮沉睡了太久,东方的近邻却在这些年迅速赶上,随着他们国力的发展,他们的野心同样茁壮成长,发生在满洲的事情只是一个开始,绝不是结束。目前国际上统一的认知都是日方想要吞并这体量远超它的大国,在这一行动中,他国的利益必然受损。

        在罗猎眼中,这些人全都是强盗,堂而皇之地留在别人的家中,掠夺着他人的财富,他们的矛盾只是因为分赃不均。

        罗猎道:“根据有人死前交代,他们的背后主使是大正武道馆。”

        莱顿道:“可是死无对证啊。”

        罗猎微笑道:“莫须有!”

        罗猎并无证据,麻雀虽然留下了一名活口,可是她并没有问出幕后指使,在她准备逼问之前,对方就已经服毒自尽。很多时候并不需要确实的证据,罗猎和船越龙一约定一周的期限并不是没有原因的,他要在一周内采取主动进击。

        程玉菲在和麻雀同去餐厅的路上突然改了主意,她说还有要是去办,麻雀知道程玉菲明显只是借口,应该是故意给她和罗猎创造一个单独相处的机会。

        麻雀来到餐厅的时候,罗猎已经提前到了,他点好了餐,两人目光相遇,麻雀的俏脸瞬间红了起来,她感到害羞又有些内疚,忽然觉得自己昨晚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罗猎相对坦然得多,他先将一封信递给了麻雀。

        麻雀以为是写给自己的,带着忐忑的心情拿起一看,这封信却是叶青虹写给罗猎的,麻雀犹豫了一下,毕竟看他人的信件有种偷窥他人隐私的感觉,可好奇心仍然驱使她读了下去,既然罗猎将这封信给她看就应当有足够的理由。

        虽然是叶青虹寄给罗猎的信,可其中的内容却提到了自己,麻雀看完之后,她咬了咬嘴唇道:“青虹姐她……”

        罗猎道:“青虹离去之前留下了这封信。”

        麻雀红着脸道:“她真得可以接受我?”

        罗猎道:“也许你应该亲自去见她。”

        麻雀有些难为情道:“咱们的事情她知道了?”

        罗猎摇了摇头道:“哪有那么快,我还以为你体内的丧尸病毒仍未肃清。”

        麻雀道:“别说了,讨厌!”她甚至不敢回忆昨晚发生的事情。

        罗猎望着麻雀,看到麻雀脸上的娇羞和幸福,他意识到自己虽然犯了一个错误,可这个错误对麻雀来说并非坏事,麻雀的命运已经完全改变了。

        麻雀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低声道:“罗猎,我发现我的身体发生了变异,我变得嗜血好杀。”

        罗猎点了点头,他知道,在麻雀接连斩杀了十六名刺客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发现了麻雀的变化,罗猎了解的比其他人更多一些,麻雀在杀人之后会长时间处于狂躁和兴奋中。

        麻雀道:“我……我会不会变成一个恶魔?”

        罗猎道:“不可能!”

        “你帮我啊……”麻雀螓首低垂,宛如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罗猎伸出手去拍了拍她的手背,麻雀将他的手抓住,小声道:“你不用管我的,我不会影响你的生活。”

        罗猎望着麻雀,想起另一个时空中孤独老去的她,心中无限感慨,只要眼前的她能够幸福就好,其他的别无所求。叶青虹早已看出了麻雀对他的情愫,否则也不会留下这封撮合他和麻雀的信。

        艾迪安娜的出现让罗猎的心中蒙上一层浓重的阴影,他必须要将她除去,否则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罗猎道:“你的实力非常强大,可必须要学会控制。”

        麻雀点了点头道:“我以后一定会多多控制。”

        罗猎道:“我想你去欧洲之后马上去找青虹。”

        麻雀误会了他的意思,还以为罗猎要让自己独自去面对叶青虹说明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红着脸道:“我……我怎么好去见她?”

        罗猎道:“我担心有人会对她不利,现在我又无法抽身离开黄浦,而且你去欧洲散心原本早就定下来的事情,也不会引起怀疑。”

        麻雀这才明白罗猎的意思,她郑重道:“你放心吧,我一定保护好青虹姐他们。”她又有些担心罗猎,张长弓他们都不在,自己又走了,罗猎身边缺少得力的帮手,从昨晚来看他所面对的敌人实力雄厚,这让她怎能放心的下。

        罗猎看出她的顾虑,安慰她道:“你放心吧,我完全可以照顾自己,只有你帮我解除了后顾之忧,我才可以放手去救陆威霖,彻底解决黄浦的事情。”

        麻雀道:“我可以去,不过,有件事你须得答应我。咱们之间就当任何事都没有发生过,我不想因为这件事而让青虹姐困扰。”

        罗猎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这件事还是自己亲自向青虹说明的好。

        船越龙一的大正武道被巡捕查封,他虽然申明自己拥有外交豁免权,可是对方似乎并不买账,船越龙一也只能接受现实,查封一事的背后主事人直指罗猎,整个武道馆上上下下群情激奋,若非船越龙一阻止,他的这些弟子早已冲去找罗猎拼命,船越龙一知道此事和他们无关。

        他和罗猎约定一周的期限,刚刚开始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船越龙一不由得担心接下来的时间内形势还不知会恶劣到何种地步。

        想要解决眼前的状况,最直接的办法是去找法国领事莱顿,如果他不点头,这些巡捕是不敢堂而皇之地查封武道馆,船越龙一决定亲自去走这一趟。

        船越龙一在莱顿那里吃了闭门羹,由此能够确定莱顿在这件事上坚定地站在了罗猎一方。

        回到住处,发现百惠已经在等着了,船越龙一点了点头,邀她进入房内,百惠道:“船越君,已经查清昨晚袭击麻雀的那些人都是雇佣杀手,其中两名是流浪武士,他们是自由身,和任何组织都没有关系。”

        船越龙一皱起了眉头,也就是说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人在攻击罗猎身边的人,这对他们来说可不妙。

        百惠道:“罗猎将这件事算在了我们的头上,我看这件事最好还是尽快向他解释一下。”

        船越龙一冷冷道:“有必要吗?就算我去解释他会相信吗?”

        百惠沉默了下去。

        船越龙一道:“有人在故意挑起我们和罗猎之间的争端,恨不得我们双方拼个你死我活,他才好坐收渔利。”

        百惠道:“船越君以为会是谁?”

        船越龙一道:“无论是谁,我都会把他查出来。”

        王金民的内心是崩溃的,他最终还是背了黑锅,这位法租界领事莱顿彻底被罗猎收买,在昨晚的刺杀事件发生之后,案件迅速了结,不过对办案不利的王金民进行了解职处理,王金民此前还特地求教于广龙,根据于广龙的分析,他最多也是被降职,建议他尽快调离,可王金民还没有来得及办,就遭遇了麻烦,这次想翻身已经没有可能了。

        王金民没有回家,而是去了一个相熟的舞女红玉那里,他背着老婆偷偷包养了这个舞女,舞女的吃穿用度全都是他在承担,王金民将之视为知己,遇到心情不快的时候,宁愿向她倾吐。

        王金民到了地方却看到人去楼空的场面,口口声声会和他同甘共苦的舞女将所有值钱的东西席卷一空,王金民真正体会到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的道理,其实世态炎凉早就应该看透,他这些年也没做过多少好事,今日的结果也算是报应了。

        王金民坐在沙发上落寞寂寥,一时间不知自己将要何去何从?虽然于广龙答应,若是遇到困难可以帮他在公共租界谋一个差事,可被法租界辞退的人,公共租界又怎会轻易使用?更何况现在自己已经沦为一介白丁,于广龙说过的话只怕连他自己都不记得了。

        王金民暗忖,自己之所以落到现在的地步全都要拜罗猎所赐,如果不是他,自己应该早就接了刘探长的位子,如果不是罗猎又怎会中途杀出一位新的探长?按理说董治军才是正职,昨晚的事情就算追究也应该追究到他的身上,为何自己背了黑锅?

        王金民越想越是愤怒,恨不能杀了罗猎,人在情绪低落的时候容易产生偏激的想法,他就是如此。

        王金民愤愤不平之时,突然听到一个声音道:“王探长现在的心情不好受吧?”

        王金明心中骇然,他在这里已经呆了快一个小时,都不知道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人在,他匆匆掏出手枪,冲着声音传来的角落道:“什么人?给我出来!”

        一个灰色身影缓缓走出,对方穿着长衫,带着灰色礼帽,帽檐压得很低,看不到他的面目。

        王金民枪口对准了这位不速之客:“你是谁?举起手,抬起头来。”

        对方伸手摘下了礼帽,却没有举手,抬头望着王金民道:“王探长,别来无恙。”他带着一张银色的面具,一双深邃阴冷的眸子冷冷望着王金民,这剃刀般的目光让王金民感到不寒而栗。

        王金民毕竟侦探出身,从对方的声音中赶到了几分熟悉的味道,他仔细想了想,很快就想起了一个名字,低声道:“穆天落……”

        穆天落就是白云飞,白云飞继承穆三寿的产业一度称雄法租界,可后来又被叶青虹讨回财产,最终沦落成为阶下囚,这起案件当年也震动黄浦,王金民虽然没有负责过他的案子,可是在白云飞最风光的时候也跟他有过一些交往,那时候白云飞正值春风得意,眼中是看不起他这个小小巡捕班头的。

        王金民很快就想起白云飞并非刑满释放,而是越狱逃亡,内心中不由得警惕起来,他为何出现在这里?难道想报复自己?王金民又想到自己好像没什么得罪他的地方,白云飞就算去复仇也应当去找罗猎,而不是自己。出于自我保护,王金民仍然没有放下枪,厉声道:“你好大的胆子,越狱之后居然还敢在黄浦现身。”

        白云飞不屑笑了一声,他来到沙发上坐下了,抬头看了看王金民手中的枪叹了口气道:“你总这样举着难道不累?”

        王金民道:“你是打算自首还是让我把你押回去?”

        白云飞道:“就算你把我交上去,法国领事会给你官复原职吗?王金民,你只不过是一颗弃子罢了。”

        “你住口!”王金民怒吼道。

        白云飞道:“我来找你是想告诉你,你被免职并不代表一切都已经结束,如果你现在回家,马上就会被人抓起,你已经被列为谋杀刘探长的重点嫌犯。”

        “你胡说!”王金民的声音颤抖了起来。

        白云飞道:“对你这样的人,我没必要撒谎,也没兴趣撒谎。”

        “不是我……我没做过,我没做过!”

        白云飞道:“莱顿才不会在乎事实真相呢,他想要的只是一个交代,只要有人背锅,能够维持法租界的现有平衡其他的都不重要,他根本不想要什么真相。”

        王金民知道白云飞所说得全都是实情,手中的枪缓缓垂落下去,颓然坐了下去,如果白云飞所说属实,那么他已经走投无路了。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方才道:“我想打个电话?”

        白云飞点了点头。

        王金民往家里拨了个电话,电话铃响了数声之后,终于有人接电话,电话那头传来妻子惊慌失措的声音:“老公,你怎么还不回来,家里来了好多人,他们不让我们出门,让你赶紧回来……”

        电话被人夺了过去,一个阴沉的声音道:“王金民,限你一个小时内回来,否则后果自负。”

        王金民倒吸了一口冷气,白云飞没有骗他,自己果然被彻底放弃了,这次遇到麻烦的不仅仅是他还有他的家人。

        王金民抬起头望着白云飞道:“我……我该怎么办?”他知道就算自己现在回去也是自投罗网,根本救不了家人。

        白云飞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莱顿既然敢抓你的家人,你同样可以这样做。”

        王金民苦笑道:“我就算想这么做,可是我也没有那个能力。”

        白云飞打开随身的一个木盒,其中放着一支针剂,他向王金民道:“这里面是化神激素,只要你打上一针,你的能力就会呈数十倍的增加,你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去做事。”

        王金民望着那支呈淡绿色的针剂,心中忐忑,他无法确定白云飞是不是在骗自己。

        白云飞看出他的犹豫,将开启的木盒盖上,冷冷道:“选择权在你的手里,我想你已经没有了太多的选择。”

        王金民道:“我注射之后又该怎么做?”

        白云飞道:“你在跟我谈条件,那好,如果你按照我说的做,我可以保证你的家人平安。”

        王金民呆呆看着白云飞,他虽然不相信,可目前的确没有了其他的选择。他终于下定了决心,点了点头道:“帮我注射,我要所有害我的人都付出应有的代价。

        船越龙一没有料到罗猎会主动登门,看到罗猎脸上的笑容,船越龙一认为这笑容中充满了掌握主动的意味,他冷冷道:“罗先生以为封了我的大正武道,就有了和我讨价还价的本钱?”

        罗猎摇了摇头,看了看左右,船越龙一挥了挥手,示意那群对罗猎怒目而视的弟子全都散去。

        和室内只剩下他们两人,船越龙一道:“饮茶吗?”

        罗猎道:“不渴。”

        “怕我下毒?”

        罗猎笑了起来:“以船越先生的境界应该不会做这种宵小之事。”

        船越龙一道:“那就尝尝我的茶艺。”

        罗猎点了点头,两人谁都没有说话,船越龙一转去一旁为客人烧水沏茶,而罗猎则饶有兴致地望着他的举动,不由得想起最初去满洲的时候和船越龙一相识的情景,船越龙一的身上还是有着传统武者的气质和坚守的,只是这个时代却在默默改变着人。

        船越龙一沏茶的手法非常熟练,他将沏好的那杯抹茶双手奉送给罗猎,罗猎恭敬接了过去,向他鞠躬致意。

        船越龙一看到罗猎饮下摩擦,严峻的面孔上少有的出现了一抹微笑:“味道如何?”

        罗猎道:“清香宜人。”

        船越龙一道:“我们的抹茶源自于大宋,不过随着历史的发展,已经形成了自身独特的风格,贵国茶道注重茶味,杀青之法意在去除茶中的草气,而我们的抹茶却强调这种青草的自然气息,所以形成了独特的本土茶文化,罗先生更喜欢哪种?”

        罗猎道:“春兰秋菊各自擅长。”

        船越龙一微笑道:“罗先生的评价颇为中肯。”

        罗猎道:“中华多战乱,有些文化在历史的传承中逐渐消亡。”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我国的国人对中华文化喜欢的很,爱惜的很。”

        罗猎反问道:“因为喜欢就要据为己有吗?”

        船越龙一沉默了下去,停顿了一下又道:“政治上的事情我不懂,身为子民理当报效国家,忠于天皇。”

        罗猎道:“无论你怎么想,最终你们必败无疑。”他早已知道了结果。

        船越龙一没有被罗猎的话激怒,他平静望着罗猎道:“罗先生此来就是为了说这番话?”

        罗猎道:“我过来的目的是找你要人,陆威霖是我的朋友,我希望船越君不要为难他,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用自己和他交换。”

        船越龙一道:“你退出黄浦,了结这里的一切,我自然会放了他。”

        罗猎道:“昨晚死的那些人和船越君没有关系对不对?”

        船越龙一听他突然提到了这件事不由得一愣,然后点了点头道:“我当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心中暗自奇怪,罗猎既然知道暗杀事件和他们无关,为何又要说服莱顿动用巡捕来查封自己的武馆?看来是要利用这件事给自己压力,最终的目的还是逼迫自己放了陆威霖。

        罗猎道:“我也不会找人刺杀自己的朋友,所以有人想在你我之间制造矛盾,希望看到鹬蚌相争渔人得利的场面。”

        船越龙一双眉一动:“罗先生是不是查到了什么?”

        罗猎道:“船越君知不知道白云飞这个人?”

        船越龙一当然知道白云飞,他听出了罗猎的言外之意,是白云飞在背后制造文章,挑起他们之间的争端。

        罗猎道:“船越君也应该知道追风者计划的事情。”

        追风者计划一度是日方的机密,现在参予计划的核心人物大都已经死去,藤野俊生、平度哲也、福山宇治,船越龙一虽然参予过这个项目,但是他始终并未进入核心。他本以为这件事会成为永远的秘密,再也不会有人提起,想不到罗猎又提起了这件事。

        船越龙一想起了松雪凉子,泄露秘密的那个人应该是她吧。

        罗猎道:“追风者计划其实就是人体改造计划,通过反人类的手段改造人的基因,强化人的身体,贵国本想将之用于军事,可最后因为藤野家族的私心没有成功,这也算得上是不幸中的万幸,如果一旦成功,后果将不堪设想,这些改造会带来极其严重的副作用,不但损害他们的身体还会改变他们的意识,让他们丧失理智,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我们所生存的世界被这些改造人所占领将会是怎样的局面?”

        船越龙一并非没有想过,他也曾经担心过追风者计划所产生的后果,知道罗猎不是在危言耸听。他摇了摇头道:“一切都已经结束了,追风者计划以失败告终。”

        罗猎道:“船越君并不知道藤野家族从中华得到了一本《黑日禁典》,这其中记载了许多的秘密,我可以断定有许多的秘密已经流失了出去。”

        船越龙一道:“你是说白云飞掌握了一些秘密?”

        罗猎道:“前些日子,督军女儿失踪,我们前往寻找,在途中一个荒岛之上遭遇了一件让人恐怖的事情。”

        船越龙一道:“什么事情?”

        罗猎道:“有人感染了丧尸病毒,这种病毒的传播速度极其迅速,可以通过血液和体液传播,一旦被病毒携带者咬伤或抓伤,就会马上感染,我有理由相信,白云飞和他的同伙已经掌握了这种病毒,并准备将它扩散开来。”

        船越龙一倒吸了一口冷气,如果罗猎所说得属实,那么两国之间的战争已经不再重要,他们或将面对一个人类生死存亡的问题。船越龙一道:“如果他们掌握了病毒,为何至今尚未使用?”

        罗猎道:“因为他们无法控制这种病毒,担心病毒一旦扩散最后会反噬其身。”

        船越龙一望着罗猎道:“你有对抗的方法?”

        罗猎道:“最好的办法就是在病毒还未爆发之前将之扼杀于萌芽状态,一旦扩散开来,速度之快将超乎你的想象,到时候想回头收拾已经没有可能。”

        船越龙一道:“我们应当怎么做?”他终于被罗猎说服了。

        罗猎道:“我们目前最有利的条件,就是他们认为你我处于对抗,因为昨晚的事情,他们认为我和你之间已经彻底撕破脸皮,所以我们不妨将戏演下去,白云飞不会找我,可是他应该会找你。”

        “何以见得?你认为他会觉得我更好骗?”

        罗猎道:“你我可以联手解决这个隐患,但是我要船越先生向我保证陆威霖的安全,在此事结束之后,马上给他自由。”

        船越龙一想了好一会方才道:“我可以保证他的安全,可是第二个条件我目前还无法答应你。”

网站地图 申博138开户 澳门银河赌场 申博棋牌游戏 申博游戏
申博官方网址 申博官网免费开户 太阳城亚洲官网 申博管理平台登入
真人百家乐 真钱百家乐 太阳城集团 老虎机游戏
申博官方网址 申博棋牌游戏 太阳城 申博客户端下载
太阳城亚洲开户 申博游戏登入 盛618登入 捕鱼游戏